關於部落格
गते गते पारगते पारसंगते बोधि स्वाहा。《百萬年之船01集》惡引第二部商業誌9/4發行,預購已開始,詳見請看網誌公告/人生若有執著,值得便義無反顧。 by羅陵
  • 14182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0

    追蹤人氣

羅陵在霹靂十年的創造角色整理(上)

先介紹自己的名字XD~ 筆名:我用過羅綾、九陵、九山(這是誤打出現字幕)、鳳臨、還有現在的羅陵,所以上這些名字都其實都是我XD 以下是我十年來創造過的角色名單,有機會再好好介紹了^^ 羅陵從創世狂人26集開始正式加入編劇組,至現在的神州三。 創世狂人26集始: 一般來說,新編劇剛進編劇組時,都會先寫些較熟的主要角色,如素還真等,那麼我剛進編劇組,也是大略著手寫素還真與莫召奴等主角的戲份,也因為莫召奴,讓我幸運的接手這位新女性‧赫瑤。 赫瑤:我對她印象最深刻了,畢竟這是我加入霹靂編劇組後,第一位自己創作的角色,很值得懷念XD~赫瑤是大漠第一公主,設定中她不但面貌姣好,更是文武兼備的女性,雖然心儀莫召奴,手段有急進些,但大方向來說,她是個懂得分寸的女孩。以從政來說,她可惜之處就在於女兒身,若非女子,必為一方之主。那時另幫她設定了關刀,很微妙,當時就覺得她的造型拿一把關刀必定非常帥氣^^ 十念國師:其實我都笑他雜唸國師,設定上為密宗,而他身大漠的國師,內斂匆容,具有智慧,特別為他設定雙刀,以迴旋刀流為主,強調其雙手並用,也代表腦袋身手都靈活之意。 莫召奴戰天魔、創招:水波動蓮華 接手寫莫召奴戰天魔那三招,其實挺害怕的,一個是魔界第一天王,一個是中原正道要角,一個拿捏不好,就是寫爛了。 莫召奴的水波動蓮華我忘記在哪寫到了,這個招名,算是我第一次嚐試用意象化的風格來寫招式,曾經有人跟我說過,這招應該是素還真用,因為是「蓮華」,也許在我意識中,素還真是帶些陽剛味的,水波動蓮華屬靜態,意識型態,又外柔內剛,很有莫召奴給我的感受。 素還真創招:蒼龍一吼破雲關 忘記當時素還真是攻哪裡了,應該不是血肉長城,第二次為大角色創招,而且還是素還真!超顫顫兢兢的!異數中,素還真非常有名的一招劍招即為龍氣劍,也許在我內心素還真的形象已奠定是龍XD,所以創了蒼龍一吼破雲關之招^^ 天魔現身 聖母現身 無情絲:無情絲也可以說是東方不敗的怨念吧XD~飛針、針線~而其實她家的名字,是我以前在看宰相劉羅鍋時,我很愛很愛的一個亭名,劉宰相家有個亭子,叫扶風亭,好喜歡扶風這個名字,所以無情絲的家就叫做了扶風樓^^ 雷霆、風起雲湧一: 真田龍政:真田龍政,這名字,源起我當初很喜歡戰國史中的真田幸隆一家,一家都是軍事腦袋超可怕的天才,尤其是真田昌幸(不是幸村),智慧超群,所以那時有幸能寫到這個東瀛智謀家,想也未想,就是姓真田!龍政就是自己的偏愛了^^~不過當時因為沒有機會著墨他,東瀛匆匆收線,後期再開疆記出現後就不是我寫的了^^ 九千宵:星野殘紅的女朋友,我很喜歡她的造型XD這個名字是總經理賜名的^^這算是我第二次嚐試感情戲,雖說跟原本預想的差異頗大,但在我那21歲傻傻年紀裡,算是悲劇情節吧…… 八魂刀:型男一枚~Q~ 梅郎浦追昔:九千宵的兄長。 九雲冶:九千宵之父。 晏定邦:都忘記她是我寫的了= =|||那個藥石罔效的梗是我的蠢笑話XD~我很喜歡她出場時,我總讓操偶師們讓她手握著書卷, 琴魔:那時寫的是一個對琴很執著的魔物^^~魔總讓我有一種對喜愛的事物會有執著的感想,我很喜歡綠色^^琴魔設計為綠色時,我內心是很開心的,那麼在著墨這角色時,想過是位帶著藝術家的傲骨與執著,雖遵循天魔的指示,卻也更為自己的喜好而有所堅持。 玉骨冰心白無垢:這個角色是楊月卿小姐賜名,由我接寫,當時寫他出場,天魔不是有跟他下棋嗎,我是一邊用圍棋在排棋譜,一邊在寫稿= =|||然後現場拍攝,我也被一早叫去跟拍,因為要排棋譜(泣,後來就少寫這種砸自己腳的戲了。  白無垢設定上心儀著聖母,所以在設計這位魔界軍師時,除了智慧超群、冷靜深沉外,更多了一份壓抑又內斂的情感,而他人如其名,玉骨冰心白無垢,一身雪白,清高超脫,不玩弄權勢名利。 合體版天魔:巧克力天王!(誤),這位巧克力天魔記得是徐大師的偶,超帥~那麼因為這位天魔與蘅佛子合體,是我寫的第一位魔界霸主, 刀魔星野殘紅:嗯……唉……阿……他明明很強,可是卻感覺很弱,因為他最大的不幸就是沒砍過什麼大角偏偏出場就敗給聖法…… 劍魔傲神州:三條路乎你選!我愛死這老阿杯了,他的七言詩是由莊雅婷寫的,魔師傲神州這名字是席還真所定,由我接手這個角色,布袋戲大角有個特色,就是口頭禪或是詩,我負責他的口頭禪:三條路給你選,在這自殺,有勇氣;尾挾著離開,有生命;跟我相殺,沒生命沒勇氣!(大致是這樣~)那時寫出三條路給你選時,真的很黑皮~而傲神州是第一位跳出往昔魔物的風格,他算是第一位既可正經八把、又可輕鬆詼諧,既瀟灑又講情義的個性,後期許多老年刀劍客也幾乎都帶著傲神州的型態,對他真是充滿懷念^^ 東霞:……是個蕭竹盈───的同模子Orz其實那是算是要解開往事情節吧,也是劇情為了去圓汗青編的計謀,即是葉小釵當初看見一劍萬生與蕭竹盈的陰謀,後期就是讓一劍萬生與葉小釵放下心結的戲了。 高陽酒徒‧醉劍東岳:好酒的劍客,更是無求的劍者,看似散漫,卻有最冷靜的雙眼,看似無為,卻按藏著一絲自信的狂氣,他是我早期創造角色最愛最愛的一位,也是我寫江湖血路時最認真描寫的一位角色,不但愛他的個性,更是從他的音樂中去感受那份悸動,雖然內心隱藏著淡淡的憂傷,但以豁達淡然的心情走踏武林,無欲無求,率性無為。出自醉古堂劍掃的兩句詩:閒到白頭真是拙,醉逢青眼不知狂。他的內心感情很純淨也很浪漫,暗戀著一尊冰像,卻也淡然的去看世情,藉著故事與生活禪開導重生後的一劍萬生,醉劍東岳從不會強求一切,他不帥,他卻很有味道。我一直很喜歡生活禪^^首度藉由醉劍東岳來詮釋,第二次好像就是金子陵了。如果大家有興趣,可以找找江湖血路那張專輯劇情篇第十七首。 風起雲湧二: 說來從風二到爭王記這兩檔戲之間,好像算是我較多寫到素還真的戲了,當時寫了刀邪傳說,智鬥邪神,還有佾雲初次上琉璃仙境之後與素還真好友重逢,一路之後的所有戲,直至爭王記第九集七星謎團為止,我好像就少有寫素還真,大多偶爾插插花的樣子,還要繼續翻劇本回憶,不過,素還真,真的很不好寫。 素:讓你回歸江湖恩怨的是兄弟,讓你不得解脫的,也是兄   弟,身傷,又加心傷,佾雲,這不是拂長劍、寄白雲就   能一任疏狂啊! 佾:去時風風雨雨,來時恩怨是非…… 素:有人,就有是非,有是非,就是江湖。 佾:江湖中愛恨情仇,輪迴中生生死死,任真悠遠才能體悟   人生。 素:上蒼賜予每一個人每一種生活方式,合於枕流漱石,合   於名利權勢,合於打滾江湖,選擇過得快樂又不影響他   人的方式,便是對自己的寬容。 佾:恩怨纏身,如何恬淡一切? 素:當做上蒼的考驗囉! 佾:是呀!過不了這一關,只會在不停尋尋覓覓,無法面臨   下一關。 素:人生在世不過短短三萬天,所以,又何須為難自己。 這是其中一段我還蠻喜歡的對話,也許就是對自己人生的看法吧,不影響他人的快樂,人生就是開心且知足的生活禪。 風中行者之 飄、臥雪刀、 黥烈、莫干邪。 飄:詩云:風起晨煙蘊生意,空渡餘香飄魂時。風中行者排行第二,個性沉默冷然,手持一柱清香,我很喜歡他的配樂,很神秘的FU。AND他是第一位在我請假後隔天回去上班發現他菜起來的角色XD。 臥雪刀:雪,是一種很神秘的氛圍,我很喜歡藉自然之力,去詮釋一種殺氣紛紛的氛圍,臥雪刀也是我第一位用「雪」來強調刀法、氣氛的角色。 黥烈:他是風中行者的腦,也是使用智慧的角色,風中行者來自天竺,所以當時我設計他是以滿面黥文為主,刺上梵字,冷靜即是他的代表。 莫干邪:一位刀可化長刀的角色,他的設計較簡單,一位沉默無語的刀客,守護在黥烈身邊,追查其師被關的去處。與黥烈為搭檔。 其實那時角色很容易破格或是降格,而風中行者中,我負責寫這四位,很喜歡這四位,當時偶雖然不帥,可是能寫出fu,拍出fu,真的很開心哩~ 寒雨夢中人:這個角色的名字與詩,記得是由莊雅婷所作的樣子(思),而是我負責從不夜天與素還真碰面開始後接手,他的來歷則出自汗青編。汗青編,也是個專出帥哥的組織,笑^^後期江湖血路開始好像就非我接手了。 司馬劍秋:我很懶,又很龜毛,對自己要求很嚴厲,所以除非必要,不然不寫大範圍謀略戲,原因真在於天天要趕進度的話,你沒有辦法完全顧到,很容易就被聰明的戲迷看破手腳,所以以求速度來說,我幾乎寫心理戰居多,這位老伯大概就是我寫心機魔的開始。 晏君臨:這夫人反而不太算是我寫的,跟她徒兒搞混了。 傾天紅:傾天紅這個角色是由總經理賜名,我很喜歡她的敢愛敢恨XD~在她手上再度出現了雙劍,霹靂多出俠女與才女,俠女也皆是敢恨敢恨的 暴風君:雖說暴風君的名字跟其他三隻比起來好像很虛,可是我還是挺喜歡他的XD~那時在寫風雲雨電,既然是自然現象,不可缺的就是由這特點 (傾天紅與暴風君我與同事各寫一半,暴風君我主寫那個半花容自導自演假扮的屍體,傾天紅除越女花故事之外,大部份皆由我主筆。) 白如霜:嗯,出場就死掉的女主角,現在想想,冷灩也是出場就已經是亡故的角,這兩位女子雖然定位不同,可是卻也同樣造成大漩渦的美女啊!不過白如霜倒沒有冷灩那麼高超的地位即是,她算是一位追求自己喜愛的女子,卻因為都不說出口,使得風雲雨電最後跟她一樣以悲劇收場。 瀟瀟:非我創名,由我負責接寫。這是我寫變態的開始吧………(自毆),瀟瀟,是我對玩「笑聲」的第一位角色,在總經理出神入化的配音中,出現了那感情變化莫測的笑聲,瀟瀟的聲音美到不行,因為他的聲音時而低沉,時而高亢,你捉不住他的心情變化,我很愛他隱身的那段時間^^ 出場時……證明了一事……深情的帥哥有時很容易被原諒他是變態偏執狂的事實……而輪姐的配樂,更將這角色深入了人心,不管是角色、音樂、口白,都是太深太深的感情,你會一頭栽下去,無法從那情感的漩渦中自拔。 我很喜歡寫過瀟瀟的一段OS: OS:是夢嗎?他相信這是夢,只是夢,但是雙手所傳達他的,卻是夢中飛逝的蝴蝶…… 這是瀟瀟回來發現白如霜被從水晶棺中打破,死亡的戲, (風二04集),當時也是嚐試寫氣音,思考著當你震驚不信時的氣音反應,謝謝總經理如此完美的配音(泣) 半花容:萬分感謝總經理黃文擇先生的賜名>///< 半花容,其實我當初奉命要寫他時我嚇死了,因為這就是現在說的BOYS LOVE,我最怕這類題材,很禁忌,一個寫不好就完蛋了,要命的是,阿娘喂,我根本沒寫過BOYS LOVE,那個說我是同人文出身的編劇的訛傳,今天我要敲破一下XD~來霹靂之前我連啥是BL或同人誌都不知道的超宅女XD~接寫半花容的時期,我才看過部份,不要再說我是BL文出身了(泣),除非命令,我不將BL搞進劇本的T_T,回歸正題。  總經理取名半花容,真的非常棒,他身為一個男子,卻因愛上不該愛的人,愛上同為男兒身的瀟瀟,為了瀟瀟甘願扮女裝,化身女子,被岐視也不在乎,他知道不可能,但他願意為了瀟瀟放棄「天」的身份,獨守高樓,只盼瀟瀟寂寞時、受傷時,會想起自己,所以他的住處,我取名為「無夢樓」,涵義,很多啊……  愛,會讓人幸福、陶醉、痴傻、瘋狂,陰謀、陷害,因此開始……  而最後,瀟瀟因自在天女死,與半花容那錯身而過,瀟瀟的絕望無視,半花容的絕望衝擊,完全無聲的場景,飄著雨的雷霆夜空,完全靠操偶師、導演的詮釋,三個人的無語,三個人的絕望,除了完美,我真的沒有其他形容詞可說了,真的是極其精華無倫的一場戲.....  半花容回復男裝,回復天的身份,燒毀無夢樓,其實已經陷入瘋狂了,殺死晏君臨、曲雲等人,再度回到拂水樓,回復女裝,其實半花容已有求死的決心,與佾雲打最後一戰。他回想起與瀟瀟的對話。  半:哈哈哈……曾經問你站在風雨之中是什麼滋味,你什麼也沒回答,如今,我已經體會到……為什麼你沒回答了…  站在雨中是什麼滋味呢?  佾雲說道:恢復一切,也恢復不了一切。  半花容最後奔向36雨,自蓋天靈時喊著那句:  雨永遠都是伴著雷霆,伴著你。  無夢樓是半花容築夢的地方,他建構了風雲雨電的夢,卻也親手毀去這個夢想,那份心痛,很可怕。  執念成狂啊,寫完風雲雨電,是非常非常心痛的..............整個故事,就是在說「看不破的絕望」...唉...  其實,半花容跟瀟瀟,是我跟輪姊結緣的開始,當時我對輪姊的印象是唱盼夢圓的歌手(我戳到妳痛處了XD),後來第一次聽到輪姊做的音樂,當時嚇了一跳,哇~好美的音樂,而且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的風格,好貼近好貼近半花容的心情>< ,二話不說,就是他了!!後來聽輪姊說,才知道原來半花容的音樂還有這樣的心路歷程XD~這個請採訪輪姊XD~ PS:寫風雲雨電這幾個人啊,其實當時的我很像瘋子,因為這幾個人情緒太強烈,而我是個寫戲起來會完全融入角色的瘋婆子,所以老在寫戲時跟著角色的人格轉換來轉換去,表情、情緒也會跟著角色走,那時寫風雲雨電,特別是瀟瀟跟半花容,我都覺得我快人格神經錯亂了XD~所以說,寫戲肖,看戲憨啊~ 佾雲:登場前為創造臥雲先生的編劇所寫,從登場開始接手,多數寫與瀟瀟半花容之戲。戰邪神則非我,至風二完便非我接手。佾雲啊,其實我當初寫他時,不是那麼優柔寡斷的傢伙,那時寫他與瀟瀟時,其實他性情比較冷,也該說他像雲一樣,捉摸不定,猜不透他的心思,但他對兄弟,是最好的。 臥雲先生初行雁:登場非我所寫,我負責大部份文戲,與他的武戲為主,從戰晏定邦、刀劍雙魔之後,後期與韶雲接觸就非我寫了。啊哈~這真的是超難忘懷的口頭禪啊~臥雲創招:風翼破雲雁初行、雁迴九霄烽煙蕩。 金小開:「葉小釵!你會老我會大!咱們總有一天會遇到!」這是金小開與葉小釵的名言,有機會接寫他時,是小開已經變好,跟葉小釵重聚天倫的時候,寫他很開心,當初我對他那叛逆的時代可是恨的牙癢癢咧~ 自在天女:天女在春海慾國登場皆非我寫,由遇金小開開始直接手直至與瀟瀟之戲到死亡。那時寫天女,其實還挺辛苦的,因為男女角相比,我對這形溫柔善良的女角真的比較苦手,所以吃了不少苦頭XD但我最喜歡的是她對瀟瀟說那句話:一顆心不能分給兩個人。當初瀟瀟遇上天女,天女急著要找小開,瀟瀟對她伸出手那一幕(風二第6集的樣子),拍到美爆了>< 完全是我理想中的樣子啊~(飛起來就不算了= =|||) (雲門八采:雲門八采這個組織是由楊月卿小姐創造,由編劇各自分寫。我是後期才接寫曲雲瑟雲等人。) 曲雲:我愛刀子嘴豆腐心!!曲雲!我的愛!他真的徹徹底底是一個為兄弟的好漢子,就算他嘴硬嘴毒嘴凶殘,可是他真的對兄弟是最深的關懷,即使他氣佾雲,但他還是能放下,且徹底值得報仇工作的行動派,別看他一臉好欺負,八采中最難應對的就是他XD(應該說,我對佾雲的「龜」已經到一忍耐極限,所以才會曲雲出場句句婊佾雲嗎XD臥江子好像也是這麼槓傲刀青麟的(遠目)) 瑟雲:一個痴戀傾天紅的傻男兒XD 鍾雲:我終於想起我漏掉這朵雲了(汗 汗馬軍、文殊官:這兩隻的名字我很喜歡。 繪影臨芳柳依依:由我創角寫登場數集與結尾,中期為同事接手^^她啊~是個擅描丹青,將心事都藏在畫裡的氣質美女,她不擅於用言詞表達,只會將她的感受完全紓發在畫中,如不二刀給她的震憾,如對東陵與對悅蘭芳之間的情感,完全投注在畫中,不太有心機的女孩,但是感情總是容易讓女孩子產生妒心,可惜命運讓她最後自盡。 刁‧不二刀:創角,賜名為前輩楊月卿小姐,好像寫至爭王紀結束後換手。不二刀!是我第一位寫的肌肉男!不知有看過傾國怨伶的道友們記不記得仲天這個角色^^~其實不二刀的初始造型構想帶了點仲天的味道,披著頭巾,穿著露胸的衣袍,打了一把不成刀。 偷偷小爆料:我跟廖編的互毆就從不二刀開始XD~因為他理直氣壯的跟我說他看不懂!我說你這沒佛心的傢伙不懂啦(滾開XD  刀:是刀還是劍?  釵:兩者皆不是。  刀:那你呢?  釵:刀狂劍痴!  其實當時我想表達的意念,是在於不二刀在找尋自己,而葉小釵給他的回答就是不拘束自己,所以無聲,就是一個最容易進入無我的境界^^ 爭王記: 莫探風翊朱雀火,東陵江裡神龍蹤,丹青一筆伏白虎,玄武非凡誰爭鋒。 這是我嚐試以四公子與四方主星為主題,寫的片頭詩,現醜一下。 那時,好像發瘋一樣,拼命創作拼命寫,就算是每天晚上都要交稿,還是像發神經一樣寫到半夜衝去交稿,那股熱勁就是青少年熱勁XD,想當年我好像22歲XD~ 關於音樂,這魔輪啊,她在爭王紀這一齣,又做出了讓我驚豔的要命的音樂,四公子、七星的音樂,幾乎都是她包,每一首都扣人心弦,超符合角色!我首次感受到,原來音樂是可以這樣玩!這樣華麗!這樣磅礡!這樣帥氣!魔輪不愧是魔輪! 東陵少主:老板交待說要寫四公子,那時我去用四方聖獸與四君子的代表來寫四公子,東陵代表東青龍、梅君子,悅蘭芳則是西白虎、蘭君子,非凡公子為北玄武、竹君子,莫召奴為南朱雀、菊君子,屬於我自己原創的就是東陵,在我原設計爭王的大綱時,他其實就是真正的七星之主,素還真在找尋七星之主,只是後來我只編到第九集就換手,所以劇情改走別方向,後來圖騰轉回來時,七星之主則改成紫星眉。 東陵少主的兩首音樂,也是出自輪姊,梅林初現時,我第一次知道布袋戲的音樂也可以這麼悠然恬靜,可以這麼的大自然XD(誤),好像就活在桃花源中,無憂無愁,無煩無惱,美呆了。 而後的東陵主樂,就是東陵本身暗藏不為人知的秘密,雖有帶著七星傾滅天下的尊貴命格,卻又不願沾惹俗世的心情,東陵算是個心境很無奈的角色,我很喜歡龍,特別在設計東陵時,讓他是東‧青龍‧梅,完全露出我對他的偏愛XD  但東陵除了命格外,還有感情,與其妹的曖昧是不容見於俗世的,他心知柳依依對他的眷戀與感情,但是他知道不能接受這樣的情意,所以他選擇獨居,但有才能的人,是不可能被忽視在一旁的,有才者必落入鬥爭漩渦,即使你無心,也會被鬥爭,因為「才能」,凡人就恨一枝獨秀,即使你無慾無求,只想一方偏安,但人必自危而斬草除根,凡人之性也! 御筆丹青悅蘭芳:帥哥,大帥哥,超級大帥哥,超級華麗大帥哥,這是我對他的感想……一開始設計悅蘭芳,其實他就是汗青編的主子,不願兄弟鬩牆,不眷戀權勢名利,所以選擇出走,讓他弟經天子竄位,後期,改變的戲路就……哈哈哈~ 他的音樂,其實我真的被輪姊嚇到了,為什麼音樂可以這麼華麗啊!完全的儒門貴公子風啊!超大氣的>/////< !!華麗磅礡,又帶著在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氣質啊!後來在寫龍宿時,還沒搞到龍宿音樂時,我都是聽這首在寫的XD 玉指聖顏經天子:經天子,該怎麼說,他比較人性,在描寫他時,其實他就在反應人心的「比較」「輸贏」,他比較重視實際,所以對兄長悅蘭芳的心情,是一個要證明自己勝過兄長的心態,但經天子在正面意義上,他是認真、積極、嚴謹著面對自己人生的人,不像悅蘭芳的隨性,所以在寫他與悅蘭芳時,就是想去詮釋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處世,雖說先天條件上,悅蘭芳是個天才,而經天子是個人才,但後天勤能補拙,悅蘭芳的不積極,導致他的放棄,經天子的積極認真,導致他的成功,兩者相形之下,還是要告訴大家一點,天才也要積極啦XD~ 經天子是個長相很人性的美男子,仕清大在爭王記這一檔,徹底表現出他對華麗的天賦與才華,不管是悅蘭芳、經天子,已經華麗到一個出神入化了XD~ 女公子‧路光明:路光明,我對她印象最深的還是輪姊的歌,紅色燈火~閃閃爍爍~充滿著勇氣~放棄故鄉城市~追求人生的真理~江湖血路~前程不由己~但這角色我著墨不多哩。 八風吹不動‧病劍叟:病劍叟,有人說他像傲神州,這類型是有像到喔XD~不同處是他帶了些禪理,八風為佛經中的八風,所謂八風,就是我們日常生活中經常所遭遇到的八種境界的風,它們的名稱是:稱、譏、毀、譽、利、衰、苦、樂。 一、稱──每逢人家「當面稱讚」我們的時候,總不免感到滿懷的歡喜! 二、譏──每當人家「當面責罵」我們的時候,總令我們感到無限的羞辱。 三、毀──有些人總愛「背後說人家的壞話」,一旦讓我們知道了,總感到忍受不了,甚至心存報復。 四、譽──當人家「背後褒獎」我們,認為是一種榮譽,而不覺沾沾自喜。 五、利──當我們的事業成功,「順利通達」的感受,自然令我們感到滿足。 六、衰──當我們的事業衰敗,所有的打擊,難免不使我們感到萬分的頹喪。 七、苦──當種種的煩惱逼迫得我們的身心難以承受,深感人生確為一大苦聚。 八、樂──當我們的身心獲得非常適意時,總認為那是人生快樂的享受。 如何八風吹不動?這真的是個人生考驗,想想我好像寫戲習慣真的跟禪理、魔道脫離不了關係…… 七海遊霞:遊霞妹的造型跟我當時喜歡的一個團體有點關連~她的話就較為典型的酷酷女殺手型妹了。 圖騰:剛剛聽CD,才想到這首佾雲詩歌的MV是我寫的XD~不過,開頭原本是在濛著一片白霧中的水上,佾雲搭著一葉扁舟出現的畫面,可惜因為沒法外景拍,所以這畫面就便遺珠了XD 魔劍道少子‧白衣劍少: 白衣劍少算是我寫少年天才的開始,當初受命寫他時,出場就是要剷除魔界最強兩位高手,其實我知道被罵的開始要來,所以那時思考,以這樣的少年,到底要如何才能贏魔魁?內力、掌功,完全是不可能的,白衣會只有慘死的份,所以當時講求速度,白衣唯有以最快的方式,且唯有那招三式連環才有賭勝的機會,這裡,也是日後帶出風之痕的快之原因,而白衣劍少,原來劇本上我寫是異端之子,所謂異端,即是特立在一個區域,卻非出身於此,格格不入又無法或缺的異端,他就是個矛頭,所以白衣的個性沉默認真,不多求也不爭奪,就因為「異端」,所以他是少子,而非太子。即因他非誅天之子,但因感念誅天的養育提拔,所以忠誠於魔劍道,從無二心。白衣劍少也因身著白衣以其對自己的要求嚴苛,特別幫他加諸一個特色,潔癖。白衣性好潔,曾經在一集劍理陪同出門執行任務時,白衣在河邊梳髮淨身的場次,強調他的潔癖,也隱喻他不容許自己失敗,以及潔身自愛的個性。而白衣為出生就被棄街頭的孤兒,誅天意外撿回白衣,並讓好友風之痕授他武學,讓左護法教其知識禮儀,所以白衣對風之痕與誅天是當做生父來看待,記得好像是龍圖3X集了,有一幕寫到風之痕與白衣分別的戲,在講述人生,那一幕白衣看著風之痕,明明是咫尺近,卻已是天涯海角,很喜歡那一段。 PS:我最自責的一件事,就是沒將打魔魁那場說清楚,可是,有時礙於慣例,以及考慮到氣氛,所以新角登場,有時實無法寫如此詳細……(泣)魔魁大人蒙受秒殺冤屈,是我那時還拿捏不好T_T。 第二後悔的是,當初白衣斷後,讓左護法帶他走時,我有寫到白衣舉刀自刎的畫面,我應該讓他砍下去噴血的XD 這樣效果更好XD(誤) 異端神:當時設計白衣劍少出場時,特別讓他帶兩位保鑣出場,且足踏七星步,手持鎖鏈,掌握令牌,有森羅死神與黑白無常的意義存在,超喜歡他們出場的音樂。 劍理:白衣回到魔劍道之後,因為設計白衣劍少劍是有劍匣的,所以給了白衣一個同年齡的忠僕,為白衣捧劍,也為白衣打理生活,而白衣除任務外不輕易動手,也就是設計給劍理表現的機會,劍理練有旋流腿法(因為雙手捧劍沒空用手XD),而後,在龍圖寫白衣黑衣一路從龍宮戰至中西交界時,我讓左護法帶著劍理一起救主,那忠心耿耿的小劍理,就在當場與夜叉鬼一同犧牲了T_T後來的劍辰也沒這劍理這麼有機會表現貼心忠僕了(哭哭) 黑衣劍少:黑衣劍少,其實他的創角登場設計與殺龍王魛皆非我所寫,其闇蹤之名也非我取,我是從後與白衣遇上後開始接手這個角色,原創其實是周郎XD,所以龍王魛不是我殺的XD(一半的罪也是罪Orz)  那麼接手黑衣劍少後,因為這個角色是魔劍道的太子,看到偶頭後,我就確定將他與白衣做一個徹底的對比,個性也與白衣劍少完全區分,一動一靜,一熱一冷,黑衣劍少就是衝動的少年郎,做事憑一股熱血與不服輸,逞兇鬥狠完全不怕,無視天高地厚,正是初生之犢不畏虎,那麼他內心所想的就是不要輸給白衣劍少,任務、武學,樣樣都要跟白衣劍少拼,要靠實力證明自己的強悍,魔是一種很看力量的生物,那麼黑衣劍少,我依他十六歲的外型,特別設定他為一名力大無窮的少年,(所以有打骨刀的名言:三成力還不夠XD),黑衣更不是一個只會使壞的角色,他很逞強,但對於恩情他一定會報,超級有恩報恩、有仇報仇的那一型,而且特別嘴硬,如明明白衣代他受過,黑衣過意不去,想去看狀況又拉不下臉,結果提著一籃葡萄(道具組放葡萄我笑死了),去了還跟白衣說:我來看你死了沒!超嗆的一個小孩XD 黑衣算是我叛逆時期的一個回憶,我的叛逆期還挺恐怖的XD,寫起黑衣來特別順手,而對他們最紀念性的一段戲,就是黑衣因為搞叛逆,不滿老爹誅天,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所以跑去闖騰龍殿,不幸中伏,而後尾隨的白衣趕來救人,兩人一路殺至中西交界,那裡算是我特別去強調兄弟之情,主僕之意,還有以OS特別去強調魔流劍與風之痕兩劍法的極端差異,偏又是對比與應照,而白衣與黑衣,也是帶出風之痕的最大關鍵。而後,龍圖結束因為我暫離霹靂系列去支援別組,我就寫到龍圖完,日後這兩個年青人就非我接手了。超喜歡黑衣在夜叉鬼護他而死時喊得:夜叉────,我將鬼字省略,讓黑衣特殊的音調只喊夜叉,搭黑衣拉高的尾音,去強調他的心痛。 越劍人:老頭ㄟ,我記得你開始是我寫的,可是我還真的忘記了,以劍使刀,以刀使劍,這老頭個性頗穩重的,帶著一點灑脫,後期就不是我接手了。忘光光XD 龍圖霸業: 洛子商:創名為舒文,洛子商個人戲為舒文所寫,我則寫憶秋年與洛子商的師徒戲,還有一場聽見孤獨一痕的八卦戲,巧遇悅蘭芳此場(玩的很開心XD)。啊因為寫了白衣與黑衣的風之痕與魔流劍的劍法差異,所以那時我在想洛子商可以怎麼玩,所以寫了洛子商的劍法是左手救,右手殺。而因為少有師徒是像朋友般,所以也將這對師徒特別設定為像朋友與損友一樣的感情,劍「痞」,是個玩世不恭、輕鬆派的一代宗師,所以就寫了個勞心勞力的總管徒弟^^ 劍痞憶秋年:名為黃強華先生所定。由我負責創造。為他作詩云:白雲天地為衾枕,興來倒臥醉花顏;一任風月不留痕,逍遙山水憶秋年。這首詩以憶秋年之名為起,一個痞子外表、赤子內心的劍師,已經到了反璞歸真的心靈,而憶秋年特別設計他不提劍,正是人如劍,劍如人的境界,他與風之痕是最好的敵手,也是最好的朋友,寫他很快樂~而且寫到風之痕找他一起去瓊華宴時更是讓我自己笑不停,擋箭牌是也!而憶秋年我寫過傷心的一句話,就是洛子商死時,憶秋年對風之痕說的那句:好似心肝被挖出來的感覺。憶秋年視洛子商如己出,那時,我真的不想寫什麼心痛啊!悲傷!痛不欲生啊的這些句子,「親像心肝被挖出來」的感覺,就已經涵蓋了悲痛、肝腸寸斷以及痛不欲生到已失了心失了感。 魔流劍‧風之痕:廖編創名,由我接手。  他還蠻微妙的,憶秋年風之痕初登場都不是我寫的,流金歲月,難忘憶秋年,過往雲煙,獨留風之痕。這兩句忘了是廖編還是周編寫的,結果此場之後,後續為啥這兩隻到底是啥原因變我接,我還真的忘記了。那因為負責接手,所以只好開始想個性跟設定。  風之痕,外冷內熱,很常見的性格,但特殊的地方就在,他是魔,可是他持中立立場,他執著於劍道最高峰,所以詩云:昂首千丘遠,嘯傲風間,堪尋敵手共論劍,高處不勝寒。(詩為周郎作)。他獨創以力量見長魔流劍,在進化突破以速度取勝的風之痕,最後在左右手能同使魔流劍與風之痕,成為憶秋年史無前例的最大勁敵。風之痕看似嚴厲又不擅表達,他是個非常愛徒的師父,黑衣的叛逆他可以從容任之,白衣缺乏親情的孤兒身世,他給白衣慈父的關愛,冷默寡言的風之痕,其實有著最多情的心啊! 妖后:廖編定名,由我接手。妖后啊,我寫她最喜歡的一句話,就是砍了誅天腦袋後,說的那句:女人不止是女人! 她是我第一位寫的女王,且與以往的女性不同,面對策謀略的威脅挑釁,她仍保持平靜無波,她是一位絕不會將自己的心情表露在外的女王,不允許自己失敗、失態,優雅、高貴、舉手投足都是儀態萬千又性感魅惑,但又凜然不可侵犯的威儀,而妖后的心狠手辣,出自誅天的叛心叛情,但,這件事就我自己來講,也很難說誰對誰錯,那時在我起初設定中,其實妖后是配風之痕的,兩人有著無聲無語的淡然情愫,但畢竟她與風之痕的理想不同,最後妖后選擇「權」,所以她選擇嫁給同樣追求她的誅天,誰知因果輪迴就是這樣,誅天在婚宴當天見到花姬姬無花,自此變心,而妖后始終隱忍不語,最後兩人仍是分居下場,而妖后一生唯一的弱點,就是黑衣劍少,再怎樣她還是一位母親啊!那麼,妖后與風之痕之間,其實我算是換一個角度與地位去將這份沒有機會寫出的感情,轉嫁到九禍與朱武的身上了。那麼寫至龍圖完,我直到萬里征途還九皇座才開始再接部份的妖后,主寫最後一場大戰,最終黑衣代母而死,妖后詛咒葉口月人,抱著黑衣跳崖,這是她身為女王的尊嚴,寧可自我求死搏生路,絕不卑賤的死於他人劍下。 權妃‧褢天女:廖編定名權妃,由我負責接手。權妃,是一個十足嬌媚又伶牙俐嘴的可愛女性XD她是位好姊妹,力挺自己的姊姊,愛護姪兒黑衣劍少,她的心情與想法絕對只為自己的家人,所以當時我寫那場落落長的可怕瓊華宴會上,才會由權妃負責開口,句句諷刺著誅天,表面上笑的風情萬種,實則是暗潮洶湧。可惜,封靈島時,妖后不慎中計,一刀殺死權妃,那真的是令人十足十的扼腕嘆息……唉! 白秋水、解玉龍:這兩位,我被笑了XD 因為名字取做金甲飄風白秋水,雲樓吹雨解玉龍,一整個好像詩詞中跑出來的角色。 策謀略:廖編創名,由我負責接手,有皮後就不是我了XD 我寫無皮的時代。我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這個策謀略><~其實要不是他沒皮的偶怕半夜會嚇到我自己,我真的很想買他回來收藏,好想要Q版的吊飾T_T,說回正題,其實接到他,我很開心,我很喜歡這種內心壓抑、反覆不定,時而悲傷又極端的個性,發揮性非常大,那時是聽到他的音樂為主,他的音樂從一開始就會讓你感受他那小心翼翼、步步計算,有足以自豪的謀略,偏生因信任而被好友算計,失去了人皮,無法再行走於陽光之下,無法自信的站在眾人面前,每回一見自己無皮的恐怖模樣,就悔恨著自己的信任招致的失敗,更因人皮被操縱在妖后手中,受制於妖后、恨著妖后、無時無刻想報復、想殺人、想毀滅,卻又逼自己冷靜的算計一切,憶秋年、誅天,全喪命於他的手中,計劃了殺憶秋年之局、獨孤遺恨之策,操縱了天忌、凱等數一數二的高手為他賣命,策謀略的心機真已到難測的地步,他壓抑著一切只會最後狠咬妖后一口,讓妖后萬劫不復,悔恨的死去,要寫這樣一個角色,真的很不容易,他的反應、言詞、笑聲,要有計謀中的狠辣,要有冷靜中的瘋狂,更要去描寫他為自己外貌醜陋的恨與自卑,他對我來說是非常棒非常棒的挑戰。 天忌:寫至龍圖結束,封靈島第十七集才回去重新接手。天忌,其實他的偶與名字是來自當時公司原本計劃要拍攝的新武俠劇,但後來並沒有實際完成,他與兵燹容衣一樣,都是被我撿到寶的偶XD,天忌原名楚天忌,過來霹靂後,我去掉了楚的姓,直接定名天忌,造型全黑為主,以黑皮衣與斗蓬去設計他的造型,帶有一種死神的氛圍,而天忌是策謀略安排要殺風之痕的超級殺手,為了針對風之痕的弱點而設計的圈套,唯有他與凱,是不害怕策謀略在盛怒之下會造成的高熱與壓力,那一場我藉著這樣的區別,以及策謀略對他倆的重用,來強調他們的特別性,而後龍圖結束,因我前往別組支援,而後封靈島回來時,天忌設定被改變,成為被兵燹滅族的遺孤,其命運也大不同了XD,所以後來天忌從冷冰冰的死神殺手,變成淒慘慘的復仇孤子,遇上兵燹,算他不幸吧XD~但遇上容衣,卻是再度感到溫情的開始。 紫衣‧凱:凱,很妙,當時不想取正常的名字,就是想取一個字,所以取名‧凱,他與天忌在我當時的設定上是伙伴、助手,凱雖無天忌的強,卻有天忌較缺乏的優點,即是情感與細膩,但因基本上他不是一個長期的角色,後來也跟著犧牲了。 郭財臨:寫至龍圖結束,四海第一家的掌櫃,他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,有市井中的八面玲瓏,也是風凌韻很信任的幫手,他在風凌韻不在的期間,為風凌韻管理四海第一家,更與左護法有一段交手,所謂低調是第一,客人就是老大,郭財臨用武林名人的名字做為噱頭菜,一方面是做生意,一方面也是代表這四海第一家的不尋常。 大悲懺慧:寫至龍圖結束。五蓮法座的名字來源正是輪姊的創意,大悲懺慧的音樂乃是大悲咒來編曲,一頁書的武戲不算在內,我第一次正式創作佛門大師,就是大悲懺慧,藉用一個輪迴的引喻,紅色的死,金色的生,一步一生死,一步一輪迴,以自己承受罪孽病痛,來渡化人心,感化人世,他的初登場是先遇為救風之痕而中病菌的白衣劍少,白衣劍少身為藥人並不怕毒,但病,是每個人都無法免疫的,大悲懺慧以自己的身體去承受白衣的病患,轉化了病菌,而後在踏上他的救世之路,一直到現在,我還是常聽大悲懺慧的這首大悲咒,心靈可以得到平靜,也可以從輪姊的歌聲中,感到佛陀救世的那份至高無上的無私慈悲。 披魂紗:寫至龍圖結束。這傢伙我都快忘記了XD因為登場較晚,後來我也沒接寫他了,到時再翻劇本來補一下他的詩。 優藍琴‧雅瑟風流:寫至龍圖結束,封靈島十七後才開始重新接手部份。雅瑟風流是我第一位寫偏歐風的角色,又是用豎琴來淨化人心,創造一個夢之氛圍的角色,但他醫治人的副作用就是會忘了過去。而後他被加了一個設定是曾與天忌結緣,所以在兵燹那一檔之後,我再度接寫雅瑟風流這個角色,但當時他已經是屬於希望宮城的人,而非是剛出來那位神秘優雅的高人,一路就寫至希望宮城,而最後很幸運的,我逃過接手他的死亡,若是我,我想我會哭吧……非常非常喜歡他那一首禁忌之弦,想想我真的很喜歡「極端」,優雅溫柔多情的角色,卻有殺傷力震憾力十足的「禁忌殺曲」,我實在很迷戀這種設定上的落差。 而想他的名字還真的想很久XD~爆笑的是,我是洗澡洗到一半,忽然想到亞瑟王,腦袋再出現雅瑟……雅瑟啥?結果就想到風流,便定了名叫雅瑟風流了,所以說,一瞬間想到的名字永遠都是最好的XD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